來源:元一能源

        

        6月19日,國家財政部發布重要文件《關于下達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預算的通知》(財建〔2019〕275號)、《關于<可再生能源發展專項資金管理暫行辦法>的補充通知》,對可再生能源發展專項資金和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補助資金管理作出重大調整。根據政策文件,可再生能源發展專項資金實施期限為2019至2023年。

        

        同時發布的還有《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資金預算匯總表》,內蒙古、吉林、浙江、廣西、四川、重慶、云南、陜西、甘肅、新疆、青海11個省份(自治區、直轄市)2019年的補貼資金預算為81億元。

        

        其中,風力發電補助42.39億元,光伏發電補助30.83億元,生物質能發電補助1.05億元,公共可再生能源獨立系統補助6.81億元。光伏補貼中,光伏扶貧3718萬元,自然人分布式4843萬元,光伏電站及工商業分布式29.9726億元。

        

        《通知》要求,資金撥付時,應優先保障光伏扶貧、自然人分布式光伏、公共可再生能源獨立電力系統等涉及民生的項目,確保上述項目補貼資金足額及時撥付到位。對于光伏扶貧項目中的村級電站和集中電站,補貼資金由電網企業或財政部門直接撥付至當地光伏扶貧收入結轉機構,由扶貧主管部門監督足額撥付至光伏扶貧項目所在村集體,集中電站按照其扶貧容量撥付補貼資金。

        

        與常規能源相比,可再生能源的發電成本相對較高。政府在該行業發展前期采取補貼措施加以扶持,是國際上的通行做法,在我國,主要采取“標桿電價+財政補貼”的方式,補貼資金來源于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

        

        作為可再生能源補貼的唯一來源,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自2007年的0.1分/千瓦時,經過了三次上調后達到現行的1.9分/千瓦時,每年籌集金額也從56億元飆升至近900億元左右。

        

        但由于可再生能源補貼資金全部征收的難度較大,一提再提的電價附加難以趕上可再生能源行業的迅速擴張,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越來越大。據統計,截至2018年末,累計補貼資金缺口已達到2000億元左右。

        

        面對如此巨大的資金缺口,補貼退坡是大勢所趨。一年多以前,國家能源局下發文件要求,從2019年起,全國新增核準的集中式陸上風電、海上風電項目全部通過競爭方式配置和確定上網電價,隨后多個地區陸續出臺競價細則。今年4月,國家能源局發布文件明確,對于需要補貼的新建光伏項目,原則上均應由市場機制確定項目和實行補貼競價。這意味著,光伏緊隨風電“腳步”步入了競價時代。

        

        隨著國家一系列政策的出臺,光伏平價上網時代正加速到來。未來,在國家推動可再生能源成本下降和平價上網的大背景下,光伏等可再生能源不僅要面臨傳統能源行業的競爭,還要在可再生能源內部爭奪市場空間。

        

        為了擺脫補貼依賴,增加光伏電站的非發電收益,光伏產業需要加快技術和模式創新,努力提高光伏產業的高標準、高質量、高效益,實現光伏產業的健康、理性和可持續發展。

        

2019年06月21日

光伏405億!2019國家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預算總額約866億
西班牙到2023年光伏裝機將新增19.5GW

上一篇

下一篇

期限僅5年,光伏需盡早擺脫補貼依賴

添加時間:

來源:太陽能網  

聯系我們



微信號:tynzz1980

電 話:18510330733


本站微信

本站微博

微博昵稱:

太陽能雜志1980


本站原創

行業新聞

企業風采

彩票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