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中國經濟周刊  作者:王克


  日前,美國貿易代表羅伯特˙萊特希澤發表聲明稱,將根據美國《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在涉及技術轉讓、知識產權和創新領域對中國正式啟動貿易調查。此次調查立即引發中國光伏行業擔憂,因為該行業近年來已經連續多次遭遇國際貿易壁壘,而此次“301調查”的主要調查對象又是中國。


  不過,《中國經濟周刊》記者調研發現,部分中國重點光伏企業已逐步安排撤離美國市場。記者“摸底”的4家光伏企業,在2011年11月美國光伏“雙反”調查之后就大幅調整市場戰略,其中3家江蘇光伏企業今年1—8月的對美出口業務額均為“零”。


  “受制于人難免是一場噩夢”


  業內專家表示,美國的光伏市場潛力巨大,因而一直備受中國光伏企業關注。但由于“雙反”影響,中國光伏組件出口市場中的美國市場份額(不含海外工廠向美國出口的數據)近年來總體呈下降趨勢,2015年僅為約13%。2016年美國新增光伏裝機量達到14.76GW,同比暴增97%,堪稱“光伏大躍進”,但同期中國光伏組件出口市場中的美國市場份額下降到11%。


  有受訪者認為,受“美國優先”政策影響,2017年我國光伏產品對美出口仍存在較大不利的變數。“我們對涉美業務持不樂觀態度,繼續開拓美國市場存在較大風險。”江蘇一家光伏企業負責人這樣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業內專家分析認為,美國以及歐洲類似“301調查”的貿易救濟措施對中國光伏企業來說,無疑敲響了警鐘——“受制于人難免會是一場噩夢”。“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光伏應用國,更是最大的光伏制造國,因此,未來數年主要市場仍在國外。但全球經濟形勢下行時,某些國家認為光伏產業由自己‘組裝’似乎更為經濟,而且可以捎帶著解決國內的就業問題,貿易保護也就在所難免。因此,中國企業將目光轉向更廣泛的市場勢在必行。”上述專家說。


  國內光伏產業矛盾突出:產值增長,棄光率居高不下


  工信部發布的“2016年我國光伏產業運行情況”稱,我國光伏產業近年來持續回暖,2016年總產值高達3360億元,同比增長27%;產業鏈各環節生產規模全球占比均超過50%,繼續位居全球首位。中國光伏行業協會因此將2016年定位為光伏發展的“景氣年”。


  然而,在認可“產業回暖”的同時,業內人士對這一巨大機遇卻有些“愛恨交加”,因為在融資難、成本高、回收慢、并網難以及土地性質不明晰等諸多核心問題沒有得到徹底解決之前,中國“過剩”的光伏產能很難有成熟市場與之匹配。甚至有專家認為,在光伏產業市場應用體制機制尚未完善的情況下,國內的有效需求不可能大規模生成。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梳理資料發現,2016年中國光伏發電新增裝機容量34.54GW,累計裝機容量77.42GW,均為全球第一。而與此同時,由于不能及時消納和安全外送,2016年僅西北地區放棄不用的光伏發電量就達70億千瓦時,平均“棄光”率近20%,甘肅、新疆這一比例更是高達30%、32%;進入2017年,一季度全國平均“棄光”率仍達到13%。


  一家規模較大的光伏企業負責人特意提到“6˙30”事件。2015年底,國家發改委發文規定,全國一類、二類、三類資源區的地面光伏電站標桿上網電價每千瓦時分別降低0.1元、0.07元、0.02元,但2016年6月30日之前搶裝成功者可享受調整前價格;2016年底,國家發改委再次發布通知,相應電價繼續下調0.15元、0.13元、0.13元,2017年6月30日以前投運者例外。由此,各大光伏企業為得到較高的補貼,在“6˙30”之前不惜代價掀起“搶裝”熱潮,冬季趕工、高價采購等因素直接拉高了建設成本。


  該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目前國內光伏電站的造價約在8~12元/瓦,使用壽命約為25年,如果因未能及時并網發電導致電價補貼削減,那將無法收回成本。“但誰也不能保證你的電站建成了就能并網。”該負責人說,“國內市場的理論規模可達到上萬億元,但實際情況錯綜復雜,系統調節能力、電網輸送能力不足以及政策過快、過頻調整等非技術因素都在影響光伏產業的預期收益。”


  布局“一帶一路”市場


  面對國外壁壘和國內市場的復雜情況,越來越多的中國光伏企業以極高的熱情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


  “‘一帶一路’沿線的許多國家原有電力設施基礎較差,日照資源又非常豐富,十分需要而且適合發展光伏產業;多點布局則有助于中國企業消除對某些強勢集團的過度依賴。另外,在全球范圍內,政府補貼逐步減少乃至完全取消的大趨勢下,一些國家或地區或將成為光伏發電的成本洼地,企業可以獲得更為合理的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上述規模較大光伏企業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


  業內專家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一個潛在的市場需求不容忽視——“一帶一路”大部分沿線國家電網升級改造任務繁重,例如,印度、蒙古、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國的電力傳輸損耗已高于10%,吉爾吉斯斯坦、尼泊爾等國更超過20%(先進國家如日本此項指標低于5%)。據預測,到2040年,全球約占現役裝機容量40%的發電機組需要更新換代,“一帶一路”國家在其中占有較大比例。


  晶澳太陽能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靳保芳認為,光伏行業作為全球領先的中國制造業,或將成為“一帶一路”上類似高鐵、核電等優勢產業走出去的一部分,在沿線國家及區域的可再生能源應用上起到巨大推動作用。


  公開信息顯示,無錫尚德正積極開拓“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的市場。其中,在約旦占據了絕對的市場份額;海潤光伏重點參與印度尼西亞、泰國、菲律賓、印度、土耳其、埃及等市場的培育和布局,并與印度某大型電力運營商組建合資公司,在印度建成了合規的分布式光伏電站,預計年發電量達1520萬千瓦時;特變電工已先后為60多個國家和地區提供能源裝備,以及勘測、設計、施工、培訓、運營、維護一體化的交鑰匙工程及系統解決方案;陽光電源在全球設立了10多個分、子公司,產品出口到50多個國家,到2016年底,該公司的全球市場逆變設備裝機量已超過3800萬千瓦。晶科能源則與總部位于德國的行業巨頭賀利氏光伏建立戰略合作,共同開拓“一帶一路”市場,實現從“全球銷售”到“全球制造”再到“全球投資”的發展戰略。


  另外,一些光伏企業還以參股、并購以及新建電站等方式深耕“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并以“貿易+生產+服務”等形態進行產業布局,全球化趨勢日益明顯。


  《中國經濟周刊》記者還了解到,到目前為止,我國光伏企業已通過投資、合資、收購兼并等方式在世界20多個國家建立生產基地,已建成的境外產能超過5GW。2016年,我國硅片、電池片和組件產品出口額同比下降11.3%,這與企業海外設廠就地生產直接相關。


  2017年5月12日,國家發改委和國家能源局正式發布《推動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能源合作愿景與行動》,此舉對中國光伏企業而言又是一個利好消息。上述光伏企業負責人告訴《中國經濟周刊》記者,《愿景與行動》倡議各國政府打破地域壁壘、展開深入合作,積極推動能源資源貿易便利化,降低交易成本,形成開放、穩定的全球能源市場。同時,鼓勵企業以多種方式深化能源投資合作。


  多位光伏企業界人士表示,希望國家能有更多樣、更具體的引導,幫助企業增加市場機會、減少投資風險。據專家預測,未來10年或有50%以上的光伏新增裝機量產生于“一帶一路”沿線,這將帶來更多的市場機遇,同時加速中國光伏企業轉型升級。


  原標題:光伏產業的"一帶一路"商機


2017年10月10日

2017上半年光伏飛速發展 究竟誰是賺錢大贏家
三季度光伏行業需求勢頭不減 主流單晶廠忙擴產

上一篇

下一篇

光伏產業的"一帶一路"商機

添加時間:

來源:太陽能網  

聯系我們



微信號:tynzz1980

電 話:18510330733


本站微信

本站微博

微博昵稱:

太陽能雜志1980


本站原創

行業新聞

企業風采

彩票软件下载